木索寂

啊啊,是不是什么都明白了
果然自己是虚伪到要死的地步了呢
在熟人面前晒蛋糕的我其实真实的情况却是这个样子
哈哈
也是,有够无聊的

鬼枷 架空 BE

        于上世纪开始,一种命名为“GS”的生物性病毒突然大面积爆发,感染条件不明,传播媒介不明,治疗手段,也不明。
        人类,面对这场突如其来且史无前例的灾难,表现出了无助与绝望。在摸索出治疗手段和免疫方式之前,他们只有尽可能的避免被感染,才有活下来的希望。幸存的生物学家和医学家们成立了一个专门用来研究这种病毒的组织,组织里的人们称之为——帝鬼。

         “红莲医生……”花依小百合护士气喘吁吁地追上步速较快的一濑红莲医生,将手中的一打资料双手递给了他。“这是那孩子上个月的身体报告……”“嗯……”一濑红莲随手翻看了几页,嗯,基本和之前没什么变化……“红莲医生……那孩子最近的睡眠质量好像非常差……”“每天做噩梦对吧?我每天都会去陪他的。”“不……最近几天不只是做噩梦了……”花依小百合露出了惊慌的表情,“最近几天早上清理他床铺的时候我们发现,他的床单、枕套、被套……全部,都是湿的,而且……他的身上最近出现了明显的勒痕……和淤青……有的时候,甚至出现过全身是血的状况……”“啧……是突然严重起来了吗?本来已经控制的差不多了怎么会突然……”一濑红莲皱起眉头将报告翻到了最后几页:
        『百夜优一郎,男,10オ』
        〖身上多处出现淤痕,勒痕,夜间可能有大面积出冷汗的情况。〗

        『百夜优一郎,男,10オ』
        〖身上大面积出血,未找到伤口。〗

        『百叶优一郎,男,10オ』
        〖身上出现较明显枷锁的痕迹,食量减至平时一半。〗
          ……
        “优的情况这么严重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如果不是每月报告是不是就不打算让我知道了?!!”一濑红莲有些急躁也有些恼怒,一直被上司视为眼中刺的他的确有过几次故意向他隐瞒或延迟百夜优一郎的情况,他也知道不是花依小百合的错但他还是忍不住发火,也有自责为什么明明每夜陪他入睡的自己没有发现这么多不自然的情况。花依小百合一时有些惊慌,连声音都有些哆嗦:“深夜主任说……说这个是暮人……暮人教授的意思……说如果你没发现的话……就不用特地告诉你了……”
        匆匆赶到百夜优一郎的单人病房,一濑红莲几乎是边冲边嚷道:“白痴优!!” “干嘛啊,白痴红莲,叫什么……喂!喂你这混蛋!变态!恋童癖!解我衣服干嘛滚开啦……”宽松的衬衫被解开,露出孩童稚嫩,却惨不忍睹的躯体……一濑红莲有些失神地抚摸上一块块青紫的肿块,引得百夜优一郎一阵倒吸。“嘶……你在干嘛啊白痴红莲!唔……”轻摁在一处勒痕上,一濑红莲有些恼怒又有一些……心疼地问到:“为什么……不告诉我……”“哈?这种事情完全没唔啊啊啊啊啊混蛋你嗯……疼……”听到趴在他怀里的孩子总算诚实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感受一濑红莲有些欣慰但更多的还是为百夜优一郎固执地不愿明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感受而烦恼。
        恍惚间他想到以前,第一次知道百夜优一郎做噩梦时,自己带着研究素材走进他的房间里看到他脸上的泪痕时曾笑骂他多大的人了还会做噩梦哭,真是给他添麻烦,可谁知他好像一看到自己便有了精神一样愤怒得像只炸毛的野猫一般说着“我又没让你过来本来没什么事的搞得好像我故意麻烦你一样……”这样变扭的话语,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孩子。也许就是那次开始,百夜优一郎见到他在非检查情况下出现总是会有一瞬的笑颜随机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质问自己工作有没有做完如果没有就会别过脸去变扭地说道:“我没叫你过来哦,是你自己过来,我可没给你添麻烦。”一类孩子气的话,其实心里开心着呢。
        一濑红莲回忆着,稍微有些用力地搂了搂怀中的孩童,叹着气说道:“以后要和我说啊,不然我很难办的。”闻言怀中的孩童扯了扯一濑红莲的衬衫,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几乎微不可闻地说道:“知道了。”

——TBC